标王 热搜: 山东  安徽  江苏  北京  浙江  河南  云南  河北  广东  重庆 
专栏 |国槐 |红豆杉 |香樟 |桂花 |银杏 |垂柳 |广玉兰 |白玉兰 |红叶石楠 |红叶李 |龙柏 |白蜡 |栾树 |紫薇 |雪松 |石楠 |罗汉松 |大叶女贞|金叶女贞|红枫|法桐|五角枫|红花继木|樱花
 
当前位置: 苗木网 » 苗木资讯 » 花卉园艺 » 正文

你见过土豆花吗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9-01  来源:新华日报
核心提示:在北大荒,我们队的最西头是菜地。那时,各家不兴自留地,全队人都得靠这片菜地吃菜。菜地里种得最多的是土豆,秋收的时候,各家
在北大荒,我们队的最西头是菜地。那时,各家不兴自留地,全队人都得靠这片菜地吃菜。菜地里种得最多的是土豆,秋收的时候,各家来人,一麻袋一麻袋把土豆扛回家,放进地窖。土豆是东北人的看家菜,一冬一春下饭大部分靠着它。

土豆夏天开花,花不显眼,要说好看,赶不上扁豆花和倭瓜花。扁豆花比土豆花鲜艳,紫莹莹的,一串一串,梦一般的小星星,随风摇曳,很优雅的样子。倭瓜花明晃晃的,颜色本来就打眼,花盘又大,很是招摇,常有蜜蜂在上面飞,嗡嗡嗡嗡,很开心地为花们唱歌。

和它们比,土豆花一下子就被挤到下风头。土豆种在菜地的最边上,外面就是一片荒原。在半人高的萋萋荒草面前,土豆花显得更加弱小更加微不足道。刚来北大荒那几年,夏天土豆开花的时候,我常去菜地给知青食堂摘菜,或者偷吃西红柿黄瓜,但从没注意到土豆花,还以为土豆不开花。

第一次看到土豆花,是来北大荒三年后的夏天,我在队上的小学校当老师。

小学校除了校长就我一个老师,一年级到六年级的所有课程,都是校长和我教,校长负责低年级,我负责高年级。三个高年级的学生,挤在一间屋里上课,按下葫芦起了瓢,闹成一团。我算是个负责的老师,很喜欢这群活泼可爱的孩子。有一天发现五年级一个女孩子连续好几天没来上课,很是惦记,一问,学生七嘴八舌嚷嚷起来:她爸不让她上学了!

为什么?最主要的原因是孩子多,生活困难,就让女孩子辍学,早早干活,分担家里的困难。那时候,我心里充满自以为是的悲天悯人的情感和年轻涌动的激情,希望说服女孩的父母让她多上几年学,便在没课的一天下午去了她家。

她是我们队管菜地的老李头的大女儿,她家就在菜地最边上,在荒原上开出一片地,用拉禾辫盖起的茅草房。那天下午,女孩子在菜地里帮爸爸干活,大老远看见我,高声冲我叫“肖老师”,跑了过来。见她身上粘着草,脚上裹着泥,破草帽下的脸上挂满汗珠,我心想,这样的活儿,不应该是她这样小的孩子干的。

老李头不善言辞,他很有耐心地听我把话砸姜磨蒜地说完,翻来覆去就一句:我也是没有办法呀!家里孩子多,她妈妈又有病。我也是没有办法呀!女孩子眼巴巴地望望我,又望望爸爸。我一肚子的话都倒干净了,不知道再说什么好。农民的经济压力,也许不是我们知青能够体会的,在沉重的生活面前,同情心打不起一点分量。

我心里充满挫折感,一声不吭地走出菜地。女孩子一直在后面跟着,送我,我不敢回头看她。她上学晚,那一年大概十三四岁,很懂事。分手的时候,倒是她安慰我:没关系的,肖老师!在菜地里干活也挺好,您看,这些土豆花挺好看的呢!

我这才发现,刚才走进走出的是土豆地,她身后那片土豆正在开花。我也才发现,她的破草帽上,围着一圈土豆花编织的花环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土豆花,那么小,一不留神就会被忽略。花是淡蓝色的,一朵朵簇拥在一起,一串串的麦穗一样,确实挺好看,但在阳光炙烤下,褪了色般,有些暗淡。

从那时起,土豆花总让我心生忧郁,也总忘不了。离开北大荒调回北京的那一年夏天,我特意邀朋友到队上这片土豆地里拍照留念,但是,土豆花实在太小了,照片上根本看不清。

前几年夏天回到北大荒,过七星河,直奔插队所在的生产队,一眼就看见队上那一片土豆地里正在开花。几十年过去了,真让人觉得时光在这里定格。

当然也有变化。土豆地旁老李头的茅草房早已拆除,队上新盖的房屋,整齐地排列在队部前面的大道两旁,一排白杨树高耸入天,摇响巴掌大的树叶,吹来绿色凉爽的风。我打听老李头和他的女儿,老人们告诉我:老李头还在,他女儿已经死了。我非常惊讶,怎么这么早就死了?他们说,她出嫁到别的队,生下两个女儿,都不争气,不好好读书,早早退学,一个嫁人,一个跟着队上一个男孩跑到外面,不知做什么生活,再也没有回来过,活活把她妈给气死了。

我去看望老李头。他瘫在炕上,痴呆呆地望着我,无论别人怎么解释,他都没有认出我来。离开他家,我问队上人,老李头怎么痴呆得这么严重?没去医院瞧瞧吗?队上人说:什么痴呆!他是不好意思认你呢!闺女死后,他一直念叨,当初要是听肖老师的话,让闺女上学,闺女就不兴死了!他好多天前就听说你要来了,这是装傻呢。

我又请人去土豆地帮我拍照。淡蓝色的、穗状的、细小的土豆花,遥远得几乎到了天边的荒原上的土豆花,多少年来就这样花开花落,有多少人关心它们或者偶尔想起它们?

世上描写花朵的诗文多如牛毛,我孤陋寡闻,没看到描写土豆花的。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,读到东北作家迟子建的短篇小说《亲亲土豆》,才发现竟有人对土豆花情有独钟。小说开头,迟子建先声夺人,用了许多美丽的辞藻描绘土豆花,说它“花朵呈穗状,金钟般吊垂着,在星月下泛出迷离的银灰色”。我在北大荒时,从没仔细观察过土豆花,只在去找老李头的那个下午,在菜地边上看到这花,有了粗略的印象:土豆花虽呈珠串状,但绝没有金钟那样醒目,也不是银灰色的,而是淡蓝色。我们队上的土豆花,形状没有迟子建笔下的漂亮,颜色却是好看一些。

迟子建说土豆花有香气,是“来自大地的一股经久不衰的芳菲之气”。在我们队上土豆地里,我从没闻到过这样不同凡响的香气。一般而言,菜蔬之花,都没有什么香气,无法和果树的花香相比。

迟子建这篇小说里,种了一辈子土豆的男主人公,他的老婆也说从没闻到过土豆花的香气,男主人公肯定地说:“谁说土豆花没香味?它那股香味才特别呢,一般时候闻不到,一经闻到就让人忘不掉。”

老李头的女儿,那个让我看到土豆花的十三四岁的女孩子,她闻到过土豆花的香气吗

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华苗木网”的图片、文字及各类讯息,均为中华苗木网版权所有。任何个人、单位(包括网站)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全部及部分的转载、摘编、改名等所有方式和形式的使用,违反者的行为,中华苗木网会持续跟踪记录,并将追究行为人和行为单位的法律责任。友情转载时请保留中华苗木网www.zhmmw.net的版权文字以及文章链接.
 
 
[ 苗木资讯搜索 ]  [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本文章只作参考,对使用中华苗木网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,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。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苗木资讯
点击排行
最新资讯
 
网站首页 | 中华苗木网怎么升级 | 网站声明 | 版权隐私 | 会员服务 | 关于我们 | 汇款方式 | 联系方式 | 帮助中心 | 苗木QQ群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