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kjsh3568.zhmmw.net/
河北峻熙苗木花卉种植有限公司
 湖南农林苗木基地
 安徽肥西先宏苗圃
山东腾达柳树基地
 

眼巴巴等老天能下一场雨 让花草喝个够

   日期:2013-08-08     来源:现代金报    作者:陆巍 朱琼 记者 王颖    浏览:42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气温一路飙升,这样连续高温酷暑,也让路边的花草树木经受热辣烤验。  天气特殊啊。今年至少是城区绿化十多年来面临的最严峻考


气温一路飙升,这样连续高温酷暑,也让路边的花草树木经受热辣 “烤”验。

  “天气特殊啊。今年至少是城区绿化十多年来面临的最严峻考验。”宁波市城管园林局设施监督管理科科长龙骏说:“2003年、2007年情况虽然也持续高温,但今年要严重得多。这阶段,园林养护最重要的就是浇水。”

  如果市民发现,哪些路段的绿化急需养护,也可以拨打城管热线。

     城区的绿化能扛住高温吗? 通途路美人蕉蔫了灌木“焦”了

  昨天,记者在外采访,发现路边的绿植或多或少受到了高温影响。在很多路段,都能看到绿化带中植物枯萎了,甚至死亡了。

  比如,香格里拉酒店附近的垃圾桶,本来头顶绿植,别有趣味。现在,绿植基本都晒死了,只留干土。

  比如,鄞州的院士雕塑园前面有一片缓坡绿地,大概一个篮球场这么大。两个月前,这里种植着10厘米左右高的青草,微风拂过,像是一片碧浪。现在,绿地上不少草已经枯黄了,有些只留中间一点绿心,看过去,黄色块明显比绿色块多。

  比如,通途路世纪大道交叉口附近的绿化带,情况也不容乐观。50厘米左右高的灌木有些已经枯死,叶片一碰就窸窸窣窣地落下。有些上端枯黄,下面还有绿叶。沿着通途路往前走,绿化带中间,美人蕉的顶部也被晒蔫了,多株水杉有1/4至1/3的叶子晒得焦黄,草地上也出现了多处小片的枯黄。下午5时,养护工人忙着铺遮阳布,他无奈地说:“天实在是太热了,每天浇水也没用啊。如果隔几天下场雷阵雨就好了。”

  今年绿化养护有多难? 是十多年来面临的最严峻考验

  龙骏分析,受高温晴热影响最严重的是两类绿化。

  一是垂直绿化的草花。种在盆里,土方少,水分蓄不住,损失最严重。比如,开明街、中山东路金光中心附近、大剧院、永丰西路一带影响比较大。“我们已经撤掉了开明街1300多盆垂直绿化的草花,一些已经完全枯死了。再晒下去,其他的也都保不住了,先撤掉,能保留的先回收到苗圃。”

  二是一些耐荫和半耐荫的植物,比如八角金盘、桃叶珊瑚。

  龙骏说,庆幸的是,宁波绿化的主力军香樟树受到的影响不算大。香樟本身比较耐干旱,香樟树都有些年龄了,根系发达,能汲取到更多水分。老三区不同路段的6名环卫工人告诉记者,今年香樟掉叶要比去年同期严重些。

  从街头情况看,“高大”的植物比“瘦弱”的植物更耐高温晴热。

  高温难养活为什么还要继续种? 种在绿化带上的只要浇水基本能活

  “有读者反映,为什么高温天里,还是看到一些路段在种植草花,是不是浪费呢?”记者问。

  “是垂直绿化的,还是直接种到土里啊?”

  “土里的。前几天,民安东路一带绿化带上也在种。”

  “这是正常的养护更换。”龙骏解释道,为了保证街景美观,绿化带上的草花一般每年要更换5-6次,夏天更换得更密集一些。

  “新种的草花在晴热天气下容易存活吗?”

  “问题不大。草花是喜阳的,对高温和光照的忍耐力比较强。直接种在绿化带上的草花,只要每天能保证浇水,绝大多数存活都不是问题。如果是种在花盆里的草花,就没那么耐晒了。”

  园林部门也已经发出《关于做好2013年园林绿化高温抗旱工作相关要求的通知》要求各区全面做好抗旱保绿工作。重点是新种苗木和花箱等对干旱抵抗力较弱的绿化。在浇灌的同时,对于耐荫(喜荫)以及部分新种苗木应进行必要的遮荫措施,减少水分蒸发量。

  家中花草如何过夏? 可移到北阳台,一定要浇透水

  路上的花花草草们有养护人员照顾,家里盆栽的绿植又该如何度夏呢?记者也请园林专家支了几招。

  一个是盆栽摆放注意要避免阳光直晒。哪怕是喜阳的植物,也很难hold住高温灼晒,可以放在通风、阳光斜射的位置。比如,原本摆放在南阳台的植物,可以移到北阳台上。

  二是要合理浇水。

  首先,浇水前可以先观察并用手摸摸表层土,如果发干甚至发白,就要赶紧浇水了。

  其次,浇水不能做表面文章。一般家里花盆都比较浅,夏天水分又蒸发得快,浇水一定要浇透,不然用处不大。

  另外,浇水时间最好在早晚,避开中午。如果水温和土温的温差较大,很容易“烧根”,不利植物生长。

  对大多数植物来说,夏天要提高浇水频率。比如,长期放在空调房内的盆栽,以前如果一周浇一次水,现在要改成2-3天浇一次。

  人物特写

  浇水浇水全力浇水

  园林工人一天只睡5个小时

  昨天早上6点,大闸南路上一辆洒水车缓缓前行。穿着长袖衣裤的园林工人站在车尾,持着水管,对绿化带浇水。

  这里种着密密匝匝的草花,草花也特别容易“口渴”。一场欢快淋漓的“冷水浴”后,草花们挺直了身子。

  “最近天气热,这些草花,一天至少要给喝两次水。早晚都要浇一次,一次要浇两回。”忙着浇水的赵可珍今年46岁,江苏人,做了11年园林养护。

  如果你以为,夏天浇水是个清凉的活,那就错了。水带又重又长,洒水车不能熄火,热气和尾气都喷在工人们身上。“衣服外面是被水弄湿了,里面是汗,难受。热气喷过来,火辣辣的。”

  一个多小时后,这里的浇水才完成,赵师傅匆忙赶往洋市河旁的绿地。

  这时,已经9点半多了,赵师傅回家吃了点早饭。“昨晚收工到家1点多了,早上4点就去单位了。我老婆和我一个班组的,好在家里有老人给烧早饭。”

  吃好饭,赵师傅回到单位,还有太多事情要做。13万平方米中央绿化隔离带,约18个足球场大,都是他的照顾对象。“要保洁、除草、修剪、浇水等。高温天,浇水最紧要,全力浇水。”

  他举了个例子:春天的时候,绿化带10天左右浇一次,现在至少一天一次,花的话要一天两次。每次浇水的量,也至少是以前的两倍,时间自然也长了。

  经过云飞路、谢嘉路的时候,赵师傅有些忧心,这里种着很多杜鹃花。“叶子枯了一些,轻轻一捏,就成了干粉。还好,不是成片死掉的那种,不然太对不起我们日夜浇水了。”


  中午他抓紧睡了一个多小时,又开始上班。“今天晚上7点,和同事一起去浇水。主要是大闸南路和宝庆路,来来回回要取五六次水才够花草喝的。至少要浇到12点吧。”

  浇水不能在中午举行,一般每天的10-15时,不会浇水。这段时间,就要抓紧做保洁、除草、修剪等。赵师傅和不少同事最近晚上加中午,只能睡5个小时左右。他说:“现在,眼巴巴地盼着老天能下场雨啊,让花草喝个够。”

  赵师傅说,“做园林10多年了,今年情况最严重。再热下去,真不知道怎么办。浇水的水源也成问题,抽不上来啊。”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苗木资讯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苗木资讯
点击排行